我是在2012年台湾总统大选时,透过香港媒体的网站,才得以了解台湾的选举与大陆之不同。也深深钦佩台湾人民在争取大众权利时的勇气。同样因为这次选举,才让我重新认识了台湾绿营、蔡英文、马英九等等。

我是一直生长在中国大陆,未曾出过国。普通人,目前还在上大学。我以我的角度来谈我眼中的中共和台湾。

第一眼:手中的选票

这是中国大陆与台湾的本质区别。在很短的时间内,大家参与性很高,统计票选结果只用了一个下午时间。在中国大陆,我一个人去办理一张普通身份证都要三、四个月时间呢,这样的效率,让没见过世面的我大跌眼镜。

我曾亲眼看到80多岁高龄的老人,爲了将选票投送出去,不惜千里奔波赶到投票点。也曾看到一些台商抛下手头的工作,赶回台湾送选票。

有人曾经总结过,民主的灵魂在于反对党。当我看到台湾绿营站在演讲台上,公开质疑马总统和国民党的时候,我才发觉,在此之前,我从未了解过「民主共和」这个名词的实义。

原来,民主不是一个形式,走走过场,说说而已;也不是开一个党内大会,不问老百姓意见的随意决策;更不是以「红色党派」一党之意,说成是全天下所有人的意见。反对党为社会上不同的群体提供了发出声音的渠道,这真的很好。有了反对党的强有力制约,政治权利才不至于被集权人士滥用。

2012的香港特首选举,被称为是参选人数最少的一次选举,一个一千人的亲共团体,代替全港成千上万的人做出了「选择」,也把港政府的权力全权託付给梁振英(注一)。

中国大陆的人从未拿到过一张选票,日常生活中的权力也一直被侵犯。这些天,中共十八大快要开始了,这次会议仿佛只是选举中共领导人的一次大会,与全中国人民无关。人民也从未真正了解,即将要接管国家最高权力的人的背景和施政理念,甚至,我们都不晓得他年方几何。

中国大陆政府很爱装「富有」,看起来人民很富裕,有花不完的钱去办奥运会,也有花不完的钱去盖世界第一高楼。但是,他们没有钱去给中小学配备一辆像样的校车,50多个孩子挤在法定载客九人的车子里,直到发生了交通事故(注二)……如此炫耀国威的奥运会使貌似全国上下,海内外中国人民骄傲。如此大投资,花的是谁的钱?数据排名会告诉大家:中国人的税负痛苦指数排名世界第二(注三)。应该属于苛捐杂税最多的国家之一了吧。

第二眼:Internet

中国大陆的网民如果没有通过特殊的技术手段,是无法翻越中国设立的网络防火长城的。自然对于信息的接收,也完全由中共做主。作为网民的我,这点体验最深刻。

一些台湾来大陆工作或者学习的人一定知道,大陆的Internet实际上就是天朝局域网罢了。还有大家有可能不知道的是:此时此刻,大陆成千上万的网警队伍正在时刻準备刺探我们的隐私数据,甚至是邮件和聊天记录都有可能洩露隐私。

与此相反,中共所有的官员都不肯公布自己财产的收支,也未曾将人民交的税用来做什麽一一表明,却利用公权力刺探网民隐私,对此,我和大家已经没有感受,好像被欺负到习惯了一样。

1989年的六月四日,中国发生了一起民主革命,我不认为这场革命是像中共所说的那样不齿。我觉得,那些人不是叛徒,这场革命的出发点是善良纯洁的,是爲了让中国的社会发展更加健康的。

我看到台湾是比大陆要廉洁几百倍的。据我所知,大陆官员几乎个个贪污受贿,我的身边几乎所有人,不管是做生意、找工作,都要想方设法给当官的一点钱,一个小小的村官,贪污一年得来的,可能就比美国总统工作两年还多。贪污的来源是不受节制的权利。

我其实没有深入了解(确切的说是没有条件)和很直观的去评价台湾的政治制度的优劣,我只是想把我所经历的、我所想到的,通过一个可靠的平台来告诉大家。希望在读完我的文章后,体会到我们大陆人究竟有多难,想想明白究竟大家对于中共应该抱有怎样的希望。

注一:事件摘录自维基百科

注二:引用2011年11月16日甘肃庆阳校车事故

注三:美国福布斯杂誌和中国的个人所得税制度均可证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