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前当火车的列车长,可是一个必须赌上手腕的工作啊!

见识过犹如特技表演般的路牌抛接吗?看过台铁推出的纪念邮票与邮戳吗?除了永保安康、追分成功外,还有哪些吉祥语车票呢?一起透过这些趣味蒐藏,留存动人的铁道时光。

如果搭乘平溪线或集集线的火车,可以看到列车长或司机员拿着一个大圈圈,这个圈圈叫做路牌。它是一个环形物,连接着一个皮套子, 皮套里有个圆形金属片,中央又有个洞,类似中国古代的「孔方兄」,只是比较大。

路牌是一种历史悠久,濒临绝迹,而且很有意思也很有人情味的行车保安制度。简单地说它是一种行车凭证,专门用在单轨区间,因为只有一条铁轨,为了避免与对面来车相撞,所以设计出这种行车凭证。路牌平常不用时是放在闭塞器里的, 经过某一路段(讲得有学问一点就是「闭塞区间」)的两端的站长确认此一路段中没有其他列车之后,才能把此一路段的路牌从闭塞器中取出,交给待出发的列车,如此司机才能放心开车,否则就只能停留在站里。而且一次只能取出一个路牌,取出后的路牌除非放回两站其中之一的闭塞器,无法取出第二个。

可想而知,路牌可以确保行车安全,但是也很麻烦,尤其要会车时的手续很花时间。从前的花东线也是使用路牌的地区。花东线的月台上,经常可以看到一个很大的白色螺旋形物体(路牌受器),用来让过站不停的列车抛出上一个路段的路牌给站务员;而月台终端有一个白色直立的铁竿(路牌授器),可以让站务员先把下一个路段的路牌放好,让过站不停的列车取走该路牌。本页的两张照片都是白天拍的,视线良好,如果是在夜间或是雨天,要在不停车的情况下这样抛接路牌,是需要技术的。有的列车长、司机员因此手腕脱臼骨折,真令人不得不佩服、感谢他们的敬业。

不过,从九十三年四月底开始,花东线已经不再使用路牌,随着号誌自动化的完成,路牌也走入了历史。现在虽然平溪线和集集线仍旧使用路牌(内湾线的路牌已经停用),可是那里的客车都是各站皆停,没有像自强号、莒光号那种过站不停的快车,所以支线上的路牌交换很简单,列车停下后交给站方或对向车的司机即可,用不着当神射手。平溪线在十分站交换,集集线在浊水站交换。林口线和台中港线虽然也使用路牌,但是因为是全线为同一闭塞区间,也就是整条路线一次只有一列火车行驶,火车从头到尾带着同一个路牌一进一出,所以看不到路牌交换。过往花东线列车则是在停车状态下交换路牌的情形,站务员在月台上骑脚踏车,甚至还有骑机车送路牌的。可惜现在已经再也看不到空中抛接路牌的特技了。